币头条-区块链资讯聚合平台!
币头条 > 币圈资讯 >

券商中国:博鳌论坛上多方发声,监管机构不允许稳定币风险损害金融系统

2021-04-19 11:25:18 币头条 198人阅读
券商中国:博鳌论坛上多方发声,监管机构不允许稳定币风险损害金融系统

原标题:《加密资产是投资工具而非货币!博鳌论坛上多方发声,监管机构不允许稳定币风险损害金融系统》

来源:券商中国

作者:潘玉蓉 孙璐璐

4月18日晚间,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会举行“数字支付与数字货币”分论坛。

分论坛围绕当前炙手可热的数字货币监管、数字货币对于金融系统的影响、数字化人民币跨境使用等问题,亚洲多国央行官员通过线上+线下方式参与讨论,参与人员包括: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奥古斯汀·卡斯滕斯

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主席艾赫迈德·阿里·阿尔·沙耶赫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

泰国银行助理行长瓦奇拉·阿罗姆迪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CEO哈维尔·佩雷斯·塔索

贝宝全球高级副总裁、中国区首席执行官 邱寒

中国央行副行长李波:比特币是一种虚拟资产而非货币,应该接受相应的监管

谈及比特币和稳定币的监管问题时,李波表示,比特币是加密资产,是一种投资选项,它本身不是货币,而是一种另类投资。因此,加密资产将来应该发挥的主要作用,是作为一种投资工具或者是替代性投资。

“既然是作为一种投资工具,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在研究对于这种投资方式应该适用何种监管环境,并要确保这类资产不会造成严重的金融风险。”李波称,在我们想出来对比特币等加密资产需要适用怎样的监管规则之前,我们会继续保持现在的监管举措和做法。

李波进一步强调,如果稳定币等加密资产能够成为广泛使用的支付解决方案的话,就需要一个更加强有力的监管规则,也就是说,要比比特币现在所接受的监管规则更加严格。

“对于由私营企业发行的稳定币,如果其将来成为一种支付工具的的话,就必须要接受像银行或者准银行金融机构一样的严格监管。”李波称。

周小川谈到比特币时评价道,在中国,金融创新都需要先说清楚它对实体经济的好处。不管数字货币还是数字资产,都要为实体服务。

“数字资产对实体经济的好处是什么?现在对这个问题持有谨慎态度。我们经历过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发现金融一旦脱离了实体,比如影子银行、衍生品这些纯粹变成了金融机构之间的投机交易,和实体没有联系了,就容易出问题,以至当时一些国际大行的领导、交易员们看不懂,很难做好内部控制。”周小川表示,要区分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对于比特币这类数字资产,并非现在要下结论,但是“要小心”。

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主席:监管机构不允许稳定币风险损害金融系统

通过视频出镜的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主席艾赫迈德·阿里·阿尔·沙耶赫表示,数字货币是一项富有前景的创新,可以满足不同的需求。数字货币可以分为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批发型央行数字货币,以及稳定币。其中,零售型的央行数字货币可以加强主权经济体内部之间的相互联系,对于私营企业和公营部门都有利,在国家内部和地区间推动无现金的交易,使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更加有效。

批发型央行数字货币被金融机构将其用于大额支付。稳定币则是由私人企业发起,并由这些发行者所使用。

在谈到稳定币的时候,艾赫迈德·阿里·阿尔·沙耶赫肯定其积极作用。稳定币可以将无银行帐户的人民纳入到金融体系,也可以推动普惠金融,但他也强调,监管机构可能会要求稳定币做出更稳健的治理方面的安排,然后才允许其司法管辖区使用这种数字货币。

“监管机构不能允许稳定币可能引发的风险损害金融系统,也不能允许稳定币给生态系统带来潜在的威胁或者风险,数字货币将越来越多的受到监管,以便让其能够继续全球的金融体系。”艾赫迈德·阿里·阿尔·沙耶赫说。从中期来看,除了当前加强了反洗钱反恐融资监管之外的话,还将对数字货币采取进一步的安全措施。

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ADGM)是位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的国际金融中心(IFC),中心根据阿联酋联邦法令成立,目前已颁发超过900个金融和非金融牌照。

泰国银行助理行长:比特币与法定货币之间存在信任性问题

泰国银行助理行长瓦奇拉·阿罗姆迪在谈到加密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能否共存的问题时,表示这是一个难题。

央行数字货币是由央行发起的,行使法定货币在储值、价值尺度以及交换媒介上的三大职能,而这个职能比特币是没有完成的。从她个人来看,比特币是一个资产,可以进行投资,但并不是由央行发行的可以储值的货币。人们如何能够信任比特币这类资产的稳定性?这其中存在信任问题。“当然它有一定的价值,但是它和央行数字货币是不一样的。”

在介绍泰国在零售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时,瓦奇拉·阿罗姆迪表示,泰国银行从批发型数字货币开始起步,今年推出零售型数字央行货币。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与现金钞票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在建设零售型的央行数字货币过程中,泰国银行主要考虑三个关切。第一是货币政策的传导效应,第二以及金融稳定,第三是对于金融行业的影响。银行在资源的分配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数字人民币推出的初衷是服务国内

论坛上,在被问到为什么中国人民银行要推行数字人民币时,周小川、李波均强调,数字人民币推出的初衷是服务国内,将以国内市场为主。周小川称,中国做数字货币并不是为了跨境,而是为了借助科技发展,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普及后,可以更方便地为大众提供支付。

“中国有一个14亿人的非常大的零售市场,大家希望有更方便、更有效,成本更低的支付体系。央行在最开始的时候,没想过是不是需要做批发系统,或者是人民币国际化,而是从零售系统开始。”周小川称。

李波也表示,数字人民币目前的发展重点是推进在国内的使用。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进程,我们的目标不是取代美元或其它货币,而是让市场做出选择,以实现国际贸易和投资的进一步便利化。

谈及数字人民币的特点,李波表示,数字人民币采用的是双层体系的设计,能够兼容现在货币和银行体系,确保金融脱媒化的风险最小化。同时,数字人民币能够实现可控匿名性,对小额交易可以实现匿名化,对大额交易央行可以进行追踪,这种设计也是数字人民币的理想特点。此外,数字人民币在尝试一套混合系统,使得数字人民币与银行账户系统、准银行账户系统挂钩,这将是一个相当开放的系统。

在数字人民币试点进展方面,李波透露,数字人民币试点很成功,但数字人民币的正式推出尚无时间表。在数字人民币在全国范围内正式推广之前,央行将做好以下三方面事情:一是做好试点,扩大试点项目范围;二是进一步完善数字人民币基础设施,包括生态系统,进一步提升系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三是建立相关的法律和监管框架来监管数字人民币的使用。

国际合作探索解决数字货币互操作性问题

目前多国央行开始探索数字货币的跨境使用。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近日已与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联合发起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m-CBDC Bridge)。据悉,此举旨在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中的应用,并且该项目得到了国际清算银行香港创新中心的支持。

李波对此表示,人民银行参与发起m-CBDC Bridge项目旨在探索尝试不同的方式来实现各国央行数字货币之间的互操作性。央行数字货币互操作性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不会急于求成地找到解决方案,现在是选择不同的选项来实验不同的技术。

周小川也认为,每个国家有自己的宏观调控和货币主权,各国在制度上存在差异,有的国家还有外汇管制。如果发展央行数字货币,很多国家都会有各自的数字货币,且以本国货币为基础,在使用过程中会有不同的规则。也许从长远看,货币会向一体化或更简单方向的发展,但是现在还不行,数字货币跨境使用的互操作性是很复杂的问题。

“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建立扎实的国内数字货币人民币,建立健康的生态系统。与此同时,与国际伙伴合作,建立跨境支付的解决方案。”李波称。

推荐资讯
微信扫一扫
高考全知道
阳光高考
官方微博